NEOWISE彗星来的那一夜

C/2020 F3 (NEOWISE)彗星在7月3日过近日点后,北半球迎来了最佳观测时机,0.9等星亮度和曼妙修长的彗尾,让时隔23年后再次得见“大彗星”的爱好者们为之疯狂。谁料天不遂人愿,夏季长江中下游阴云密布,每天凌晨三点起床“约会”却次次“爽约”,躲在云背后羞涩不肯见人的NEOWISE彗星也着实让大家忍受了巨大的煎熬。好在新冠疫情期间机票便宜,守株待兔不如主动出击,找个周末飞往天气和观测条件都不错的东北和西北,看彗星!

7月13日清晨,气象预报显示西北天气适合观测,遂订票飞往银川,再租车前往光污染轻微的内蒙古鄂托克旗。车程不过两小时,已经出了宁夏到达内蒙古的地界。

一马平川的道路让人回想起了柴达木盆地,只是这里的戈壁地貌植被明显更郁郁葱葱。

沿途经过过恐龙地质遗址自然保护区,然而这附近的“史上最小规模”乡级别恐龙博物馆已经迁往70公里外的乌兰镇,只留下两只恐龙雕塑守卫着这片遍布恐龙足迹的戈壁沙漠。

经过一番精心挑选,我们傍晚时分来到了观测点,这里地貌极为开阔,彗星清晨升起的东北方向没有城镇的光污染。只是太阳一落山,狂风就统治了这片戈壁,夜间体感温度只有15°。

等待彗星来的时光是漫长的,拍拍银河和我们的座驾,等待天明。

旅途疲惫,不知不觉大家都睡着了,一时疏忽竟然没有一个人设置闹钟。待到有人惊呼:彗尾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,已经距离彗星升起只剩短短十多分钟。还好机位已经架设好,揉揉睡意迷蒙的眼睛,开工!

地平线附近消光比较严重,笔者努力的用肉眼寻觅彗星的踪影始终不得,甚至连小双筒都无法找到最亮的彗核部分,不由得对“大彗星”产生了怀疑。随着彗星高度升高,彗核和尘埃彗尾逐渐明显起来,肉眼看来彗尾如同一片薄纱、又好似缥缈的云雾,微单相机的实时取景屏幕上更是清晰明亮。刚才的疑虑一扫而空,我们兴奋的不停按下快门。

我们的观测点位,地景颇有火星红色地貌的感觉,远处的平顶山更是神似澳大利亚著名的艾尔斯岩。

凌晨4点,间隔的曝光捕捉到了ISS国际空间站在东北方向低空划过,得到了这张NEOWISE彗星和ISS国际空间站的合影。

通过72mm口径、400mm焦距的望远镜,彗星看上去更加壮观,但逐渐变亮的东北方低空并没有留给笔者足够的曝光时间,留下了深深的遗憾。

与彗星女神约会结束后,大家心满意足的踏上了回程。内蒙古戈壁一旦遇上河流,立刻变成了水草丰美的草原。布龙湖畔,骏马享用着美味早餐、骆驼也成群结队的漫步。

高速路上,偶遇的环地平弧。

最后,以贺兰山脚下的西夏王陵结束本次寻彗记。至尊宝在这里失去了紫霞,我们在内蒙古戈壁上拥抱了彗星。

发表评论